快捷导航

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2019-9-26 15:32| 发布者: 黔小灵| 查看: 45| 评论: 0
摘要:    提到老城区,不少人也许会联想到北京胡同里的四合院、上海弄堂里的老街巷,无不生发出一种历史的厚重和沧桑积淀。  不错,只要城市足够大,历史足够悠久,那么它的老城区就一定会释放出某种气场,这是一种 ...
  
       提到老城区,不少人也许会联想到北京胡同里的四合院、上海弄堂里的老街巷,无不生发出一种历史的厚重和沧桑积淀。

  不错,只要城市足够大,历史足够悠久,那么它的老城区就一定会释放出某种气场,这是一种文明,有三教九流的交混,有适者生存的拼杀,飘荡着小资的咖啡浓香和书卷气,也浸淫着大醉酩酊的烟火气和暧昧的霓虹夜灯。

  老城区,对于大多数城市的发展扩张而言,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课题,往往也是感情复杂和纠结之所在:

  ①如果对老城区过于“厚待”,大拆大改,可能会陷于导致传统古建失守和新城扩张乏力、难见起色的重重矛盾;

  ②如果完全撇开老城,对老城仅限于情感上的“尊重”而不投入真金白银,又可能导致多年积淀下来的历史和文明,因城市新旧变迁而光环消退,凭添遗憾和伤感。

  在这一点上,中国西南的两座二线城市,也在各自的“市情”基础上,作出了各自的选择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重庆:江景不稀缺,稀缺的是两江交汇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2013年,重庆主城用地现状

  都说重庆是“山城”,但实际上,整个重庆的老城区,在过去大多是沿江而建,就算是像洪崖洞这种极具重庆特色的、临山而建的半山街市建筑,临的,也是在滨江路上、嘉陵江边上的山。

  在重庆,有一个概念很广为人知,即“两江四岸”,范围就是指长江、嘉陵江的江岸线:长江上起九龙坡西彭镇,下至江北区五宝镇;嘉陵江上起北碚城区,下至渝中区朝天门。河道中心线长约180公里,两侧岸线长约394公里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△重庆洪崖洞临江而建,属于“半山街市”的重庆特色建筑

  而重庆大渡口、沙坪坝等板块,拥有更为广阔的纵深腹地,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,上了年代的老建筑的分布,在这些纵深的腹地里,却并没有像江边那样密集,从这个角度看,与其把重庆叫做“山城”,倒不如把它叫做“江城”。而且,重庆草根社群里的“江湖气”,也和临水而栖、沿江而居的历史传统,不无联系。

  纵观国内一线上海、广州、香港等一线大城市,拥有大江大河的江景、河景资源,可以说是南方一线大城的标配了,比如上海的外滩、广州的珠江、香港的维多利亚港等,而对于重庆这座拥有长达394公里江岸线的城市而言, 江景,其实并不稀缺,甚至在重庆楼市,还出现了“看野江”的说法,即江景房对面的江岸,尚未被开发,看到的是“野江”,夜晚一片漆黑,而非渝中半岛、朝天门这样的繁华江景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△重庆朝天门来福士,两江交汇处,形如“鸳鸯锅”

  重庆老城区最核心的价值,在“母城”渝中,重庆的江景不稀缺,但是嘉陵江和长江交汇处的稀缺江景,一半清,一半浊,不仅视觉上具有艺术的美感,而且地段上也奇货可居,这也是为什么新加坡凯德集团要把在华最大投资项目来福士“朝天扬帆”,布局在重庆渝中半岛的朝天门广场。

  江景很多,但两江交汇,仅此一处。这是自然的山形地势赋予重庆老城区的核心竞争力,至于其他的领事巷、山城街之类的人文古建,可以算是对老城的锦上添花。

  贵阳:老城几无稀缺性,新城才是硬实力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贵阳老城区的区域位置

  同样是山城,贵阳因森林覆盖率高,却以“林城”闻名于世,但贵阳的老城区分布,也是受到了山形地势不小的影响,因此,贵阳的高楼不少,也有人调侃为“钢筋水泥森林”的“林城”。

  对贵阳而言,造物主并没有把大江大河引入主城区内,唯一的南明母亲河,在穿甲秀楼下的浮玉桥时,最宽跨度也不过区区七八十米,而且还有枯水期,要仰仗这条河建设像广州珠江新城天河CBD、或是上海外滩那样的城市天际线,纵有心,也无力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△贵阳甲秀楼附近及老城区,老房密集,河道不宽

  贵阳城市发展起步较晚,老城区有不少棚户区和城中村,除了甲秀楼、文昌阁等几处规模较小、具有文化历史价值的名胜景点外,几乎没有更多的留恋价值,不像重庆,至少还有那么些领事馆和作为“陪都”时期的年份建筑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贵阳的“多组团”城区分布

  对于贵阳而言,既没有大江大河的稀缺江景资源,又受制于山形地势的限制,城市要发展、要扩张,只能另辟蹊径,老城也是山,新城也是山,但新城区、新版块的优势在于,不用拆改,白纸上画图,建设成本中,少了“拆迁补偿”这一大坨,因而,举凡是个明白人,都会选择 “疏老城,建新城”的策略,这是更适应这座城市发展规律的选择,所以,也形成了如今贵阳的“多组团”城市布局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对于两座城市的不同“市情”,重庆和贵阳都作出了各自的选择。

  重庆对“两江四岸”的暂缓开发建设,以及未来将对“滨江建筑品质”的提升和“跨江大桥景观”的打造,可以说是有的放矢,对老城区进行有选择的投入,但又不是大水漫灌,而是精准投放,这对重庆老城区沿江的物业和临桥的资产而言,无疑是重大利好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重庆主城区,高楼鳞次栉比

  另一方面,重庆也在新城区的开拓上,着实下了大力气,从渝北、两江新区,到“重庆向西”的大学城和联动九龙坡、北碚、江津和璧山的西部“智能谷”,无疑都是城市扩张的脚步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重庆国际博览中心

  对于西部城市而言,财力和公共资源有限,就必须要被更高效地利用在刀刃上。

  如果说重庆对老城这种还算是有所保留地有选择提升,对新区强势全力推进的模式是“枯木逢春”(当然,并非所有的“枯木”,都“逢春”)的话,那么,对于贵阳,这个老城区价值更难以和新城相提并论的城市而言,“疏老城,建新城”就成了符合贵阳实际的华丽转身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贵阳观山湖新城区建设如火如荼:贵州金融城

  早在2006年起,贵阳市行政中心就搬迁到了当时的金阳新区,坐镇如今的观山湖新城区,历经十余年至今,观山湖已成为堪称可以和原先的老城区(云岩、南明)齐头并立的“双核”之中的“一核”,无论是高铁北站,还是这座城市的第一座万达、奥体中心、省博物馆等商业、公共资源,都对新的城区青睐有加,甚至连轨道交通地铁1号线、2号线在观山湖所设站点数量和所覆盖的区域,也都可以和当年的老城区平分秋色。

  建了“新城”,但新城不温不火,怎么办?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,就是把老城的产业和人口,疏导一部分出来,引导其流入新城区,一举多赢,水到渠成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2019年某日,贵阳花果园繁华路口,行人匆匆

  2010年,贵阳开始了大规模的棚户改造,如今贵阳最热闹的当红CBD花果园,就是当时启动的建设。经过近十年的熙熙攘攘和沸沸扬扬,花果园终于以一己之力,将原先一环内的商业、人气和声望,都扛在了肩上。

  贵阳老城区的重心,明显发生了变迁,如今的花果园,才是贵阳的“宇宙中心”。在这个变迁的过程中,另一处新建起来的板块,也获益颇丰,那就是金阳新区,即观山湖,而贵阳人原先概念里的远郊,比如花溪、乌当等,也都多多少少分到了一些“外溢”出来的价值,贵阳的城区建成面积,与日俱增。

  老城区是弃是留?贵阳、重庆二城殊途同归

  贵阳花果园繁华盛况

  当然,除了老城区的疏导和外溢的价值,贵阳的新城区建设,更多的还是得益于近些年省会城市的首位度提升,吸引省内外人口流入,更多“新贵阳人”涌入城市的成果。如今的贵阳,几乎已经很少有人提到曾经老城的“一环”概念,人们更多议论的是,涵盖了花果园等新建城区的“中环”,即1.5环。

  重庆和贵阳,不论各自对老城的态度如何,都是建立在老城真正的核心价值基础之上的,无论何种选择,如今的重庆和贵阳,都令世人瞩目,是被实践证明了的正确因果。百因必有果,事物的变迁发展,内因永远才是根本动因。老城区是否能够争取到更多资源流入,最终还是要取决于老城区本身能否为这座城市带来多少价值,而不是带来沉重的负担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Copyright   ©2019-2020  贵阳在线  Powered by©Discuz!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贵阳网络警察报警平台
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
贵阳市公安局网监备案
黔公网安备案